大大大甜心

【盾冬】爱情是从失忆开始的 (1)

写在前面的话: 盾冬世界第一可爱!!!!!!!

新年要为盾冬开枝散叶……咳,添砖加瓦。

警察史蒂夫x调酒师巴基,内容玛丽苏如题,谈恋爱走起。




>>>


娜塔莎突然回过神来,脸上洋溢出八卦和忍耐交杂的激动神情,她快速拉住史蒂夫,“等等,是那个姑娘这么荣幸,能够占有史蒂夫·从来不约会·罗杰斯的星期五之夜?”

“我并不是从来不约会,娜塔。”史蒂夫无奈地纠正着对方胡乱加在自己身上的中间名,然后正直地解释道,“而且我也并没有说那是个姑娘。”

 

Chapter 1.

 

娜塔莎踩着高跟鞋脚下生风一般走得飞快,每次落脚鞋跟都扣得地面哒哒作响,她疾步穿过走廊,追上前面的人,“等等。”

“娜塔。”史蒂夫回头朝她微笑,“什么事?”

“鉴证科新来的薇薇安。”娜塔莎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一副资深拉皮条的口气,“作风老派的好姑娘,我猜你们会很合得来,所以我帮你约了她,一起吃晚餐,怎么样?”

史蒂夫的笑容变得有点苦兮兮的,“很好,薇薇安,好姑娘,一起吃晚餐,而我甚至不知道她长什么样,真是完美的约会。”

“天哪史蒂夫。”娜塔莎有些夸张地感叹道,“薇薇安可是现在局里最抢手的姑娘了,多少男孩追她都失败了。我帮你约她的时候她还有些害羞,可我看得出来她喜欢你史蒂夫,你们见过面,她跟你打招呼你对她微笑,我可见过不止一次。而你现在告诉我你不认识薇薇安?”

“别激动。”史蒂夫被她嘴里超速的单词砸得有点晕头转向,他努力回想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娜塔莎的指控不算冤枉他,他每天和局里很多人打招呼,可他能确切叫上名字的可并不多,“很抱歉,我确实不认识,她是鉴证科的姑娘,可鉴证科我只认识莎仑。”

“是啊是啊,莎仑每次破例为你加班的时候薇薇安都会给你倒咖啡,你说了无数次谢谢却没有一次记住过她的脸,你可真是让人寒心啊队长。”娜塔莎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她就该知道任何姑娘在史蒂夫面前都没什么差别,除非她足够优秀,否则就是脸上长了朵花史蒂夫也不一定能记住。

所以容貌永远不是能让史蒂夫另眼相看的原因。娜塔莎觉得自己为史蒂夫介绍女友的前途一片渺茫,而最大的障碍竟然是这个人本身,要知道她战无不胜的光辉战绩上现在多了史蒂夫这么一个污点,真是让人挫败。

娜塔莎不死心地做着努力的劝说,“今天见面之后你就会认识她了,那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一眼就可以令你影响深刻。”

史蒂夫已经拿出了哈雷机车的钥匙,他停在车旁边看着娜塔莎,眼里是那种包容的温和,“娜塔莎,你该知道,如果我对容貌如此在意的话,就不会需要花一个月的时间才记住你。”

娜塔莎一时间哑口无言,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这是在称赞我?可歌可泣。”

“没那么夸张,我只是不在意,不代表真的所有的脸都毫无差别。”史蒂夫跨坐上机车,插好钥匙,“谢谢你娜塔,不过今天很抱歉,我已经有约了。”

“有约?”娜塔莎似乎有些难以消化这个词,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没错,我昨天就和人约好了。”史蒂夫转动钥匙,朝娜塔莎挥了挥手,“周末愉快。”

“等等!”娜塔莎突然回过神来,脸上洋溢出八卦和忍耐交杂的激动神情,她快速拉住史蒂夫,“是那个姑娘这么荣幸,能够占有史蒂夫·从来不约会·罗杰斯的星期五之夜?”

“我并不是从来不约会,娜塔。”史蒂夫无奈地纠正着对方胡乱加在自己身上的中间名,然后正直地解释道,“而且我也并没有说那是个姑娘。”

史蒂夫骑着他的哈雷离开已经有一阵了,娜塔莎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工作了两年的警察局外的陈设,一切都那么熟悉,没有改变过。她是个女人,可在这个地方她的能力得到了认可,她获得了尊重,她热爱她的工作,她可以从中得到安慰,所以她并不介意每天跟那些变态罪犯交手有多危险和辛苦,也不介意局长弗瑞过于严厉永远不会对手下的人微笑,更不介意一起工作的那些男人们大多时候不如她还腆着脸朝她献殷勤。

看吧,她从来都不是个容易妥协的人,她过着枪林弹雨风里来雨里去的生活,她坚强又勇敢,还被无数人称赞过美丽动人,所以她无需为什么烦恼,就算是刚才得知了史蒂夫·保守老古板·罗杰斯即将要去和一个男人约会,她也没表现得激动和难以接受,她只是静静地站在这里,望着熟悉的地方,企图获得片刻心灵的安宁和慰藉。

娜塔莎平静地反思着自己平时对史蒂夫的看法,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保守的帽子从史蒂夫头上摘掉,同时打算回去就将“给史蒂夫物色的约会对象”的名单全部更新一遍。

“嘿,娜塔莎。”薇薇安从警局出来就看见了站在风中一动不动的人,“你怎么了?”她的视线绕了一圈,并没有看见那个金发史蒂夫。

“孩子。”娜塔莎回头怜爱地看了她一眼,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感,“听我说,罗杰斯先生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我会帮你找一个更适合你的人。”

薇薇安:“……?”

 

和托尔约好的地方是一家叫“九头蛇”的奇怪酒吧,招牌上巨大的章鱼让这个酒吧更像海洋馆,史蒂夫不太懂现在的年轻人开的店,风格和品味简直标新立异到了一种让他目瞪口呆的地步。

现在这个时间酒吧的人还不多,史蒂夫一眼就看见了托尔,他正坐在靠吧台的位置,拿着酒水单和服务员说着什么。

“不,先生,我们这里的主打是鸡尾酒,小吃类的种类也不多,所以没有你说的那种果汁,更没有草莓布丁。”服务员面无表情地解释着,语气还算平和。

托尔明显很失望,随便指了一款酒,抬头就看见了史蒂夫,立刻朝他挥手示意,“这儿,我的朋友。”

服务员庆幸这位客人没有继续坚持他的要求,他将视线转向史蒂夫,待他走近,便把酒水单递给了这个看上去和那个非要点草莓果汁和草莓布丁的大个子同样金发碧眼的男人,祈祷着这位的口味不要那么独特,“先生,请问喝点什么?”

史蒂夫拿过酒水单随便扫了一眼,指了指这家店的独创特饮,名字和店名一样奇怪,叫“红星”,很少有鸡尾酒叫这种名字,不过胜在简洁,他朝服务员笑了笑,“就这个。”

服务员松了一口气似的,微笑着离开了。

“好久不见,托尔。”史蒂夫坐下后跟老朋友熟稔地打招呼,他和托尔是中学同学,后来考入了同一所警校,他毕业后留在了纽约做警察,托尔则去了华盛顿,中间他们有两年没见面,这次重聚是因为托尔辞去了华盛顿的工作来了纽约,似乎是准备在这里发展。

“好久不见。”托尔笑起来有种豪爽的坦荡,他伸手在史蒂夫肩上拍了拍,“身材保持得不错,看来警察生活比想象中要充实。”

“你以为我们就只是成天忙着帮小姑娘抓跑到树上的猫咪吗?”史蒂夫也笑了,“没想到毕业后你竟然选择从商,那当初为什么要进警校?”

托尔耸了耸肩膀,“你知道,每个人都有妥协的时候,我母亲突然去世,父亲病重,家族产业无人继承,我算是临危受命。”

“抱歉。”史蒂夫从没想过毕业后托尔的生活会发生这种变故,在他的认知里,托尔从来都是家庭幸福的典型,“我很难过。”

“已经过去了。”托尔的性格显然是可以匹配他身材的豁达,他很快停止了这个话题,重新扬起笑容打听起老友的消息,“你今天迟到了,史蒂夫·秒表·罗杰斯,工作很忙?”

史蒂夫低头无奈地笑了,好像他的朋友都乐于给他起各种各样的中间名,“不是因为工作,是我的同事,她有点私人的事情找我。”

“你的爱慕者?”托尔的笑容变了味道,“我希望你还没把警局所有的姑娘都变成你的爱慕者。”

“不。”史蒂夫没介意这个善意的玩笑,“我还不记得有些姑娘的名字。”

服务员这时候端过来他们的酒水,他显然对托尔有些敷衍,那杯托尔连名字都没记住的鸡尾酒被他随手放在了他面前,但“红星”被他放下的时候他冲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

看看,同样是金发蓝眼的大个子,都有这么大的差距。草莓布丁?对面那条街的蛋糕店还没打样。

朗姆洛收起托盘,堪堪忍住上面的话。

“为什么叫红星?”没等朗姆洛离开,托尔就用一个问题留住了他,大个子好奇地看着那杯酒,“没有红星。”

酒杯里的液体是漂亮的红色,由下到上逐渐变浅,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果然难缠。”朗姆洛小声抱怨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那杯酒,眉头一跳——妈的,小冬忘了放上最后的小红星装饰品。

“这是因为……”朗姆洛随口编了个理由掩饰这个小失误,“它的颜色,像红星一样。”

“颜色很好看。”史蒂夫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有些难以适应地咽了下去,“……味道很烈。”

“因为底酒是伏特加。”一个男人突然从朗姆洛身后冒出来,表情阴沉,手里捏着一颗红色的小星星,他走到史蒂夫面前,把那颗装饰用的塑料小星星插到了杯沿上,“红星。”

朗姆洛:“……”

史蒂夫有些呆滞地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

托尔则是疑惑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有些莫名其妙,“什么?”

“这是我们的调酒师,冬日战士。”朗姆洛在冬兵开口之前向客人介绍道,并把沉默的冬兵往前推了一把,压低声音嘱咐,“好好表现,多拿小费。”

冬兵不情不愿地皱着脸,他的目光始终落在红星上,简直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我忘了把它放上去。”

“这是失误。”托尔兴致勃勃地指出,“你不应该道歉?”接着他看向朗姆洛,控诉道:“你还想搪塞客人。”

朗姆洛暗地里瞪了一眼这个大个子顾客。

冬兵的脸皱得更厉害,嘀咕了一句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没关系。”史蒂夫从失神中恢复过来,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他站起身,有些激动地朝那个被叫做冬兵的年轻人伸出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巴基。”

“什么?”

“什么?”

朗姆洛和托尔同时叫起来,然后同时看了对方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出了一种溢于言表的嫌弃。

冬兵瞪着眼睛看向史蒂夫,脸颊气鼓鼓的。

“谁他妈是巴基?”

—tbc—


评论(8)
热度(130)
  1. manjingdan大大大甜心 转载了此文字

© 大大大甜心 | Powered by LOFTER